Asen.

我纵身的那一瞬,我就想好了见到你之后我要说什么。
老蝙蝠家养纯情处男和他的大龄男人每日夜夜笙歌,家里孩子敢怒不敢言!

  我看到她指尖的烟,细长的薄荷味女士烟。指甲上染着酒红色的甲油修长光洁的手,保养很好是一双任何人看到都会爱上的手。
  “咔——”打火机的火焰逐渐点燃了那根烟,她轻吸一口过了一会也没有吐出,她很喜欢抽烟过肺,我说过很多次了这对身体不好,可是每一次她都只是笑笑然后把烟朝我脸上呼出。
  “不要过肺,这对身体不好。”我皱着眉脸色严肃的对她说,我不想哪天有人打电话来给我说我的搭档肺癌死了。
  “你还不如干脆的说戒烟。”她轻轻的瞥了我一眼。
  真坏……她明知道我说出来也没有结果,还不如说不要过肺!
  “康纳……你应该也试一下,虽然我觉得你活得挺老干部的也许我说的话你听不进去,但是……汉克已经死了这是事实。你想清楚点吧……”她说完就走了,好像怕我会想不开一样临走前还冲我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
  我不喜欢她的眼神,带着怜悯又似嘲讽的眼神。
  每一个人都这样看我,自从战争结束他们一直都这样说,带着我不喜欢的眼神冲我说这些话。
  汉克,我当然知道……我的心一直告诉我你没有死,你只是出任务了也许十天,也许十个月,更甚至十年!你只是还不能那么快回家,你说了让我先上飞机让我先回家,sumo还需要人照顾你只是让我回家照顾它而已…我很听话,我把它照顾的很好。但是最近它开始衰竭了?噢对,它老了!我们在一起时它就老了,现在是更老。一开始它只是看不到我朝它扔的球,后来它听不见我对它的呼唤,现在……它动不了了。我该怎么办?邻居都让我送他去宠物医院进行安乐死,可我不想!我不能!!
  你快点回来吧,离十天已经过去了很多天,离十个月也过了很多个月,离十年还有七年零八个月。
  我很想你,sumo也很想你。
  晚安。

爱他!!!❤❤❤❤❤521快乐

我们都爱画电影:

麟九:

10 things that Tony Stark has lost

漫威十周年了,钢铁侠也十周年了。纪念一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报应!

太非糖_:

举高高第二弹。
第二次久别重逢。
Tony一时半会是不会下来了。

上一弹已让@怀光 代发,可点进她主页看。

地址传送:http://huaiguang660.lofter.com/post/1efbbcb7_120cbb85

新脑洞,日常文,可能周更也可能两三天更。因为剧情和日常有关所以是代入本人生活的。不喜也不接受说教。全au了。其实我就是想满足自己的小欲望。

  设定是布鲁斯十七岁,因为学业问题搬出公寓独自一人生活每周定期有阿福来进行周检。
  克拉克八岁住在孤堡的小少爷走丢了的那种。

ME 脑洞。

存下洞,等考完试看看写不写得出。
  如果爱德华多和马克打完离婚官司之后没有立即去新加坡而是去学高尔夫或者马术了,那马克就会有机会追回他了。



  他疲惫的脱下外套随意的丢在沙发上躺了下来松开了领带,回想着今天心理医师对他说的话思考着可行性。
  “爱德华多,你有没有想过去学点什么东西来放松一下?转移注意力,让自己放松一下不再只想着你的官司对手。”那位年轻英俊的心理医师看着他手上的文件头也不抬的对爱德华多·萨维林说道。


  当爱德华多再一次见到马克·扎克伯格的时候顿时觉得学习马术并不是什么好主意,但是为了自己的爱好并且不再表现的那么在意马克他决定从心。



  什么破玩意儿。
  今天上舞蹈课想到的。
  因为一个同学气势特别的豪放,于是老师就说让大家多学学这种气势,还说她一看就是。【老师没想出词汇就停顿了】然后立马有同学接了一句一看就是经常骑马的人。
  噢,对。这个是小黄文呀。:)

当他们误会了谐音的时候..

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大写妈的制杖

Riz_现已加入冬饺豪华午餐:


*原梗来自空间*
*搞笑向,纯属娱乐*
*画风日漫*
*可能会有第二发*


#语无伦次·盾冬篇#

一天,队长和巴基重游布鲁克林。正好是冬天,队长回忆起当年的情景,笑道:“那时还真是,咳,冻僵...”
巴基疑惑地看他,半晌顿了顿:“盾酱?”


#很好,你终于承认了·亲情篇#

一天,巴基和托尼起了争执,托尼想到还有工作,匆匆挥了挥手:“好吧,就酱。”
巴基笑眯眯地回答道:“嗯,侄酱。”


#学了日语的洛基·锤基篇#
(基酱在日语里为爷爷)

一天,洛基与索尔在鸡腿与布丁上起了冲突。
洛基:“你有本事,就吃一桶鸡腿啊!”
大锤思考了一会,小心翼翼地问:“...激将?”
洛基得意道:“哎!”


#没学日语的洛基·锤基篇#

一天,洛基在彩虹桥上拦下想去中庭的索尔。
他眯着眼睛看向索尔:“你这是去哪啊?”
大锤干咳道:“嗯,即将...”
洛基却突然红了脸:“锤酱。”


#学了日语的索尔·锤基篇#
(尼酱在日语里为哥哥的亲昵称呼)

还是这对神兄弟。
某天洛基又因为希芙和简吃醋,指着大锤吼道:“你讲,你讲啊!”
结果索尔目光一下子热烈起来:“嗯,底迪!”


#大奖·寡鹰寡篇#

一天,克林特和娜塔莎买了彩票。
到了开奖时间,克林特紧张地盯着电视:“刮奖,刮奖!”
娜塔莎茫然道:“...鹰酱?”


#看海·红银红篇#

一天,马克西莫夫姐弟去红海玩。快银从没听过这个地方,远远望见红色的水,不禁兴奋道:“红江!”
旺达温柔地对他微笑:“银酱。”


#有钱人·红银红篇#

还是马克西莫夫姐弟。
快银兼职好几份工作,终于到了发工资的那天,他暗搓搓地蒙住旺达的眼睛,带她到珠宝行。
旺达取下蒙眼布,惊喜道:“银匠?”
快银高兴地答道:“红酱!”


#美丽的误会·EC篇#

一天,教授心血来潮想泡杯茶,结果熊孩子音波路过,趁教授转身倒水,把茶叶捣烂了。
刚刚飞到,想来盘国际象棋的买个泥头看到这坨东西,不禁诧异道:“茶酱?”
教授笑眯眯地说:“万酱。”


#热烈鼓励·贾尼篇#

一天,贾维斯发明出了一种新口味的甜甜圈。托尼一边吃,一边表扬道:“嗯,嘉奖!”
贾维斯滞住三秒,电子音回答道:“...Sir酱?”

我不会写不会画,所以只是分享一个脑洞。

被封印在画里的bill在某一天被表面穷苦内里其实有个壕叔公的大学生Dipper 买下来了并且带回家里去。然后发生种种奇奇怪怪的事情,然后没了。

就是这样。

斗真先生超可爱,分享一只头像。


斗真先生,今后也继续笑出阳光来吧!生日快乐!能喜欢上斗真先生真是太好了!啾。